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正文

身处“过劳时代”,我们该如何自处?

2019-01-17 来源:网络分享
又到周一——一个崭新的工作日。大多数小伙伴可能还没从周末的放松情绪中缓过神儿,又要开始一周的工作了,更有甚者,很多人可能根本没能好好过周末。前天,我们推送了《“过劳”,是我们的宿命吗?》,通过专访的形式与大家探讨中国当下的过劳问题。文章刊发后,在不同平台上都引发了大家的高度关注与讨论,在微博上#过劳是我们的宿命吗#成为周末的热度话题——可见,当下职场中的“过劳”问题,是大家绕不过去的痛点。

  在今年的过劳问题研讨会上,中国适度劳动协会会长杨河清教授跟《过劳时代》一书的作者森冈孝二约定,明年在奈良继续深入合作,只可惜在一个月后,日本就传来了森冈孝二去世的噩耗。“新经典引进的岩波新书系列中的第一本,就是《过劳时代》。作者森冈孝二,是日本过劳死协会的会长。这位森冈孝二先生就是推动日本过劳死立法的著名学者,但他自己就是过劳而死的。我怎么知道他过劳呢?他的E-mail都是夜里两三点钟发过来的。他白天依然在工作。他本身有很严重的心脏病。”

  “我一方面非常悲痛,一方面又在反思,为什么研究过劳死的人还会过劳死?为什么这么多人过劳?什么原因造成他们过劳?什么样的机理使得他们过劳?为什么他们不去考虑,过劳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害?这也是我们研究会正在探索的问题。”杨河清说。

  12月22日,新经典文化和单向空间·爱琴海店,邀请了中国适度劳动研究会会长杨河清教授,作家、艺术评论家刘柠,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Momself 社群联合创始人李松蔚,一起探讨过劳时代背后的原因,并结合中国实际,提供了面对过劳的建议。

  主动过劳的背后是无形的心理压力

  在一些职业和行业里,严重过劳的现场是触目惊心的。在杨河清看来,医生、高校中的部分教师、媒体人、警察、演艺人员、基层公务员、IT研发人员,还有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都是容易严重过劳的群体。如果用日本的量表测量的话,他们中的40%在过劳死的边缘,随时可能猝死。

  其中,这些人中有许多是主动选择过劳的。为什么他们会选择主动过劳呢?李松蔚从心理学的角度做出了解释。他认为,主动加班的背后是心理压力。作为心理咨询师,他经常能听到很多人跟他说这样的情况:在每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就会特别有压力。因为下班需要从其他人身边走过,可是其他人还在加班,特别是领导还在加班。

  《过劳时代》

  作者: (日) 森冈孝二

  译者: 米彦军

  版本: 新星出版社 | 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

  所以有一个患者跟李松蔚说,他的奋斗目标就是,有一天可以成为领导,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这样可以不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自己决定哪个点下班。后来,那位患者如愿以偿成了部门经理。但他告诉李松蔚,他发现领导其实比普通员工还累,虽然他可以在晚上八点半下班,但每当他下班的时候,看见下属还坐在电脑前面,他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领导。因此,他只好默默地出来抽一口烟,又回到办公室继续加班。“这有点像是一个循环,你自己想要结束工作了,但是你发现其他的人还在,你就会想,是不是我有问题?是不是我错了?所有人好像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要求自己加班。”

  而这种自己施加给自己的无形压力,也是很多工作时间不固定的职业,主动过劳的原因,比如高校教师和媒体人。李松蔚想起了他在大学里做博士后研究的时光。“在学校里做研究,没有一个固定的上班时间……没有课的话,你那天不来都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也是我当初觉得,做研究很有吸引力的原因,因为看起来时间很自由。”

推广信息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