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梅州 > 正文

四年生死沉浮录:盗版阴影,政策重拳,点播影院不会成为下一个录像厅

2018-06-28 来源:网络分享
在被叫作“点播影院”之前,人们更习惯称它为“私人影院”,再往前翻二十年,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录像厅”。

录像厅时代,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一个象征。录像厅的生长衰亡史,夹杂着周星驰、梁朝伟、周润发、张曼玉等大明星的名字,至今仍被很多影迷津津乐道。


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影片 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影片

点播影院,则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点播影院的发展史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概括:2014年出现,2015年发展,2016年爆发,2017年洗牌。

在外行人眼中,见证这个行业发展的,是在逛街时的一纸传单、闲暇时的一次体验,常去的商场里去年开张今年倒闭的店铺。这个号称万亿的市场,却又异常低调,在阴影中静悄悄地生、静悄悄地死。

审美疲劳、灰色空间、经营混乱、政策重拳,这些从录像厅时代就携带的原罪,依然困扰着点播影院的发展。

2017年,传统院线上市公司金逸影视、博纳影业、华谊兄弟(300027,股吧)纷纷开发点播影院,爱奇艺首吃螃蟹,打造线下私人影院品牌“娱刻”,巨头入局,一时引起关注无数。


爱奇艺线下私人影院“娱刻” 爱奇艺线下私人影院“娱刻”

2018年3月,广电总局颁发《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业内人士预测,目前市面上七成的点播影院将面临关停。

点播影院的四年生死沉浮,既享受过红利,也到过生死的边界。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依然是一个陌生的故事。

此次,锌财经采访了这个行业内最早一批从业者中的代表,也是目前全国点播院线品牌之首的青柠影咖,由它的创始人兼CEO钟超讲述了点播影院的诞生、挣扎和转型。

在整体混乱的大环境下,一个七成以上不合规的灰色行业内,一家互联网公司“小心翼翼”的生存故事,这就是点播影院四年生死沉浮录的最佳写照。


四年生死沉浮录:盗版阴影,政策重拳,点播影院不会成为下一个录像厅 | 锌声 青柠影咖创始人兼CEO | 钟超

1

我们最怕被别人说是录像厅

2014年9月,我们在成都春熙路上开了全国首家体验店,当时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词语能够描述它,所以,我们就造了“私人影院”这个词。

最开始,这只是一家投影机厂商的线下体验店,顾客可以直接到店里体验,如果觉得好,可以在体验店里直接提货。


当时整个店的投资,不到20万,我们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基本已经收回成本。

但是我们遇到一个困境,因为电商的快速发展,不光是年轻人,而是所有人都开始认为,网上的东西一定比线下的便宜,很多人从线下店体验完,再到网上去买。

后来,我们就在想,我们所做的产业的定位是什么。我们是想让这个门店摆脱一般体验店的模式,不要掏钱,而是自己赚钱,实现长期稳定的盈利。

当时最让我们头疼的是怎么定义,这个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产业,我们最怕听到的反应就是像“录像厅”。因为“录像厅”在传统印象里,就是一个脏乱差的空间和暗藏色情、盗版电影的温室。


我们怕被别人说成录像厅,是因为,我们害怕这个事情还没做起来,就被标上“录像厅”死灰复燃的标签,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一下子打死。

我们想推一个新概念。因为我们之前帮别墅打造过一批“私人影院”。“私人影院”这个词,在大家印象里代表了一种上流生活,因为只有住在别墅或者300平以上的房子里,才能构建一个私人影院。

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场景叫做“私人影院”,然后进行推广。比如在网络上搜索到的相关词汇,像“私人影吧”、“私人影咖”,全是我们花钱做进去的,因为它们不属于热点词汇,没有人会去搜,也不属于大众讨论的话题,所以通常情况下百度根本不会收录。

推广信息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