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互联网帮老手艺人讲好故事

2018-08-15 来源:网络分享

原标题:百度信息流助老手艺人讲好故事 吸引年轻人关注

中新网7月25日电 珐琅、兔爷、糖人、风筝等北京的老手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似乎越来越不受年轻人的关注。然而如何借助新技术、新平台,让更多人认识、了解并喜欢上传统文化,是很多文化传承人的一块心病。

熊氏珐琅的第三代传人熊松涛

“原本在过年时分,这都是孩子们最想得到的东西,现在很多过年的‘标配’都慢慢不存在了。”做了15年兔儿爷生意,作为老北京泥彩塑兔儿爷的第五代传人,张忠强和他位于前门附近的“老北京兔儿爷”店,见证了时代的发展以及世人对老工艺、老手艺的淡忘。“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些,我最担心我们这代人做不动了,兔儿爷就真的消失了。整个北京还在坚持的手艺人不到20位,而我也已经55岁了。”

有着同样焦虑的熊松涛则是熊氏珐琅的第三代传人,他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做的活儿一定要讲究,绝不能将就。”然而辛辛苦苦培养的徒弟,过个两三年都跑了,就是因为市面上真正了解并爱好这个工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们受不了这样的清贫。尽管现在他制作的珐琅表盘在国际钟表市场颇受欢迎,但在国内市场了解的人并不多。“过去打仗、动乱,在那种时代下珐琅手艺都没丢,现在也丢不了。”话虽这么说,希望能找到一个可靠传承人做徒弟的急切感也暴露了这些老手艺人一致的心声——好物件儿、好手艺不能丢。

“时代变了,我们不知道从哪里获得关注了”

“我不懂推广,可以说就没有那根筋。”敦厚实在的熊松涛很坦白,“你要让我在这儿坐一天研究工艺、干活,我都能踏下心来,你让我去做宣传,真不会做。”

行业内的人自然会懂熊氏珐琅的产品和工艺,而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市场上那些10元、20元的树脂货和几千几万的真工艺也看不出区别。前不久,熊松涛参与了“一带一路”国礼的设计,珐琅工艺品被视为珍宝送给重要的外宾,然而这种事熊松涛却很少向媒体提及,“一个是不懂,另一个是也没那么多宣传推广的费用,这一年下来,利润也就70多万,给工厂换辆车也就什么都没剩了。”

与熊松涛态度有所不同,做兔儿爷的张忠强很注重宣传:“我觉得宣传还是很重要的,现在知道兔儿爷的人越来越少,不靠媒体来帮你扩大声音,大家就更不知道了。”同时他也逐渐发现,现代人读报看书的时间都少了,怎么能吸引年轻人的兴趣,也是他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老北京泥彩塑兔儿爷的第五代传人张忠强

“时代变了,我们不知道从哪里获得年轻人的关注了。没人了解,这门手艺的精妙之处也会慢慢失传,所以怎么能不急呢。我们现在还能够对自己交代的,就是做活儿要讲究,一定要用真材实料,维护好这门手艺。”熊松涛说。他对待工艺从不曾“将就”,用金银制胚,将白芨作为粘合剂,掐丝、焊接、上色……该用什么材料就用什么材料,绝不为了节省成本而投机取巧。

“能不能让新技术为老手艺服务”

一个兔儿爷的诞生需要陶土一年四季的风吹日晒,经过多次的过滤选择才能制成兔儿爷的原料泥,10天的打坯,3遍的白底上色,1到2天的彩绘,一个小小的兔儿爷需要一年有余的时间才能和消费者见面;而对于珐琅而言,在制胎、掐丝、焊接、水洗、点蓝这几个大步骤中,却包含了53道纯手工工序,最短需要2个月的工期,整个厂子一年下来至多生产工艺品摆件70余个,小的首饰挂饰200余个……

推广信息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排行榜